卷二•窥精

网海之上,首曰广域山。其上多桂多金玉,其下多草焉,其状如鼄丝,无名。

有精焉,八爪八喙,其六目在背,邪毒不侵。其名曰窥,是自为牝牡。

窥见人则呼,触之则卧,善掷口,见则其域大灾。皆生食不火之物,又食人也。

方百里,群精所生及所解。迩来,泛焉,官民上下捕之,诛其则天下安宁也。

—— 新编《怪物志》

新编《怪物志》

引子

大千世界,无不持载,无不覆帱。自寒武纪,中至三叠纪,末临古近纪。参天地日月之化,妖、精、鬼、怪并起。

其首曰妖之,人之假造为妖。多娇,多艳。外华光四照,迷魂摄魄。又内通晓人言,好惑众。载出载入,弃常异也。

次曰精之,物之性灵为精。或凶,或吉。纯粹自然至者,称灵。然灵根混沌残缺,趋恶。本质所向,已难变。

曰鬼之,魂不散为鬼。时虚,时幻。如雾无形,阴晦。又为魑魅魍魉,各具心肠。常状丑劣,居山野,凡属皆从邪。

再曰怪之,物之奇异为怪。必奇,必异。形神变化于外,诡谲。又显青赤白黑黄,五心六意。斑驳陆离,不沾五事。

妖、精、鬼、怪于天地所生,古今所传,寓于寻常之中,塞乎天地六合之间,其物皆怪形,恐有唯圣人能通其道矣。

参考引用:《山海经》,《潮州韩文公庙碑》,《增韵》,《说文解字》,《中国妖怪故事》,《扬子·太经》,《中庸》,《搜神记》,《博物志》,更多待补充。

编语:

虽有鲁迅、陈独秀等先生倡导白话文运动成功多年,但仿古写作确实算不得已而为之。

如果有专业的先生看到此文,我想最可能会说的是:“此子一派胡言,狗屁不通。”

但就个人而言,我只是在利弊之下谋求一个两全之计,也是不求理解的自言自语。

你可以畅所欲言,留下你的任何看法,不过去争论什么文体,语义的话,劝君莫开金口。

人活着,但已经死了

现在的我清楚地意识到,构成一个人的特征是如此的混杂。那些卑鄙与伟大、恶毒与善良、仇恨与热爱是可以互不排斥地并存在同一颗心里的。 —— 毛姆 《月亮和六便士》

飘落的色彩

( 图片出处:互联网 )

《呜呼》

崇尚科学人文的时代,

你在、我在、他在。

满目虚情假意相待。

呜呼 —— 何其悲哀!

计上心来,心潮澎湃。

穷搜博采,指桑骂槐。

听我一吐为快!

清高出卖,道义活埋。

陆离光怪,铜臭欲望笼盖。

关系不坏,利益皆在。

五湖四海,皆在酒杯内外。

蛮横耍赖,嫌好道歹。

耿耿于怀,弑杀为人达概。

张冠李戴,贼眉姿态。

嘴尖舌快,辩彼自成一派。

绅党昏殆,酒囊饭袋。

厚往薄来,决然置身事外。

肉眼凡胎,不知自爱。

恬不为怪,异想不羁之才。

淑质英才,朱轓皂盖。

尸山血海,真身毒魔狠怪。

触目伤怀,无如之奈。

茫茫苦海 —— 已绵力薄材。

飞起来的鸟

题记

已经决定把这系列叫做《人间百态》这次是第二篇小短文。「名字来自:ROzzz 」

正文

在想象中,“我”是一只没有毛的小鸟,渺小、无望。冰冷的感觉时时刻刻游走在体内。

这是一个滂泼大雨的夏季,“我”望着天空,扑棱着暴露在雨中的“羽翼”。

想飞,想逃离这潮湿肮脏让“我”讨厌的地面。可是尽管我用尽全力挥舞翅膀,“我”的脚始终还束缚在泥泞中。

“我”似乎听见雨声越来越小,有一丝暖暖像阳光的感觉洒在了身上,“我”感受到浑身冰冷的感觉越来越小,越来越小……

突然!痛觉遍布全身,脑袋有了些短暂的清明。“我”想了想,这像是“猎人”打出的一颗子弹,“他”似乎击穿了“我”小小的身体?

随之而来的是阵阵的恍惚。“我”体会到麻痹,坠入深渊的眩晕。

在这恍惚中,似乎有风,“我”想“我”可以飞起来了。

后记

因为大部分文字都是即兴而发,又忽长或短,也时常堆砌词藻。故不会有什么文体和形式,也不会明了指出具体人、事、物。

此外,每人理解能力不同,看问题的方向也不同,还请不要对号对人对事。一千个观众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图一乐就好。

绳艺

( 图片出处见水印 )

人纵有一别

这是两年前在一次酒后写下的文字,当时一股脑写了三篇,皆不成文体。但觉得还算有些意思。最近拾掇东西给翻了出来,稍稍修改平和了点语气。不过,就改完而言我还是觉得很激昂。算了,肚里墨水有限,就这样吧。

『人纵有一别』

这群人在这个世间,

既不无望,也不彷徨。

像只癞皮狗一样,

闻着香便上,就是不喜欢也要杠。

张嘴灵魂至上,

把酒言欢有难同当。

沈默身后掏枪,

两手送你野葬,

当着婊子立贞洁牌坊。

盘关系画利益变着花样说自己高尚。

脑袋里全是龌龊肮脏。

顶着副皮囊,

人间里游啊游晃啊晃,好怕你走火砰砰。

混账,怎能替你紧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