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编《怪物志》

引子

大千世界,无不持载,无不覆帱。自寒武纪,中至三叠纪,末临古近纪。参天地日月之化,妖、精、鬼、怪并起。

其首曰妖之,人之假造为妖。多娇,多艳。外华光四照,迷魂摄魄。又内通晓人言,好惑众。载出载入,弃常异也。

次曰精之,物之性灵为精。或凶,或吉。纯粹自然至者,称灵。然灵根混沌残缺,趋恶。本质所向,已难变。

曰鬼之,魂不散为鬼。时虚,时幻。如雾无形,阴晦。又为魑魅魍魉,各具心肠。常状丑劣,居山野,凡属皆从邪。

再曰怪之,物之奇异为怪。必奇,必异。形神变化于外,诡谲。又显青赤白黑黄,五心六意。斑驳陆离,不沾五事。

妖、精、鬼、怪于天地所生,古今所传,寓于寻常之中,塞乎天地六合之间,其物皆怪形,恐有唯圣人能通其道矣。

参考引用:《山海经》,《潮州韩文公庙碑》,《增韵》,《说文解字》,《中国妖怪故事》,《扬子·太经》,《中庸》,《搜神记》,《博物志》,更多待补充。

编语:

虽有鲁迅、陈独秀等先生倡导白话文运动成功多年,但仿古写作确实算不得已而为之。

如果有专业的先生看到此文,我想最可能会说的是:“此子一派胡言,狗屁不通。”

但就个人而言,我只是在利弊之下谋求一个两全之计,也是不求理解的自言自语。

你可以畅所欲言,留下你的任何看法,不过去争论什么文体,语义的话,劝君莫开金口。

虚幻与现实

醒着也是梦·虚幻

燥热的空气没有一丝丝风,我呆呆的坐着,望着黑色慢慢蒙住了天空,像一幅没有上色的图案,我拿起笔尝试涂画。

第一笔我画了湛蓝的背景当做云儿的沙发。第二笔我画了一片鸟儿在绿林中唧唧喳喳。

第三笔画放牛的娃儿对牛儿诉说心里的话。第四笔我想画温暖的家,家里有清粥和等你吃饭的她。

第五笔开始画旋转的球儿滚过满地流沙。第六笔画电闪雷鸣催促放牛的娃儿。

第七笔大地开始崩塌,浓烟淌满尽头的枝丫。第八笔颜料碗被夺下,武器对准了我的辛勤养育的花,我听见了厮杀。

第九笔我尝试用黑暗为黎明勾画爪牙,却失手模糊了星辰日月照耀的无暇。

第十笔我没有下笔,战争的火光烧灼着我的手掌,我不愿意继续作画,我心中只想折笔和对方盲将决战这场存亡。

枪响、战斗、死亡,混杂的线条在哀嚎中出现消亡,我听见有人在大声歌唱,唱这场战斗高昂,唱漫天锋芒。

梦里连着梦·现实

前日清晨,我这里发放了出门证明,本来觉得因为方舱隔离点的原因可能会出门无望,好在近日整体数据平稳,在晚了其他地区不久最终还是如愿。

最近气温开始高了起来,看着小区里已满是绿色,想趁着太阳还没高照,出门走走转转,也避免与现实世界出现中断。

小区的外面有一块田地,上一次看的嫩黄油菜花已经干燥枯萎,油菜荚炸的到处都是。旁边无人打理的金盏菊便接下这棒,替她闪闪的正朝阳光。

走着想着,痛苦的记忆也容易抛出思绪。孩童时期每年春天我都喜欢到野地里闻花识草,今年错过了春天,也不晓得能不能在这短暂的夏日追平。

在路过周边小河的时候发现了一些拿长竹竿的人,定下脚步发现是落水了一只流浪小猫儿。我看着有些着急,想要也去找一根竹竿帮忙。

小猫儿拼命的在冰冷的河水里游着。它那么小,却那么的想要生存下去,从刚开始的呛水到学会游泳,再到一点点抱住好心人的竹竿被拉上岸边。

当时有一瞬间想过它为何掉在河里,但阳光如此燥热下,它湿着的身子还是在岸边一抖一抖,我想在绝望中看见希望的突然庆幸就不要去打扰了吧。

我开始抬头让太阳加剧照耀身体,我突然是如此渴望这燥热的阳光,也渴望这燥热充满的是每一寸土地,我如是想着,继续走着我自己的路。

田地边金盏菊